策划|战袍不退役,数字有传承:讲述中国女排球衣号码背后的故事

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中国女排备战季。

郎导又要开始带着队员研究怎么拦防塞尔维亚18号、意大利18号,少不了会提问美国队10号、荷兰队10号的擅长线路……

我们发现,如果问教练队员这些队员的名字,他们可能会愣一下,但是一提号码,每个人都能做到对她们的打法特点对答如流。

排球场上,球衣号码,就是球员的代码。每个号码的背后,都跟着一连串我们喜爱的球员,每个球员心中,都有一个关于号码的故事,一些关于号码的回忆。那些在我们看起来毫无关联的号码,往往承载着球员成长的记忆,足以串起一段段为热爱打拼的历程。

策划|战袍不退役,数字有传承:讲述中国女排球衣号码背后的故事

2019年,倪非凡和孙燕——两位国家队的绝对新人,很可能将拥有她们在中国女排的第一个号码。对于两位00后小将来说,这绝对是终生难忘的一个数字,就像魏秋月、刘晓彤、徐云丽、惠若琪现在回想起5、15、17、19这些数字一样,有了在中国女排的第一个球衣号码,她们的梦开始发芽了。

策划|战袍不退役,数字有传承:讲述中国女排球衣号码背后的故事

魏秋月正式入选中国女排,是在2007年。

只有19岁的她拿到的第一件国家队比赛服,上面印着“5”。

“拿到比赛服,意味着可能有机会代表中国女排上场比赛了,挺激动的。之前我对号码本身没什么感觉,但是看到’5’还是觉得很开心,因为马上想到了我的偶像索科洛娃,她是著名的5号!”魏秋月回忆说。

2008年,5号魏秋月入选中国女排奥运阵容,最终站上了北京奥运会的领奖台。

策划|战袍不退役,数字有传承:讲述中国女排球衣号码背后的故事

比魏秋月大一岁的徐云丽,比魏秋月早一年进入中国女排。

2006年,福建女排7号徐云丽成了那一年入选中国女排的唯一新人。

“我的国家队第一个号码是17号,我在福建队一直是7号,国家队的号码也带个7,感觉还不错。”徐云丽说,“不过以前球队的人数少,我看自己背这么大个号码,觉得自己没啥戏,肯定是要回家的人。”

结果转年徐云丽就成了中国女排的6号,2008年,“5号”魏秋月和“6号”徐云丽携手参加了北京奥运会,和队友一起拼得一块“铜镶玉”。

策划|战袍不退役,数字有传承:讲述中国女排球衣号码背后的故事

2008年第一次入选中国女排的惠若琪,拥有的第一个国家队号码是——19号。

“那时候刚刚开放18号以上的号码,我觉得这个19号很有意义。”惠若琪清楚地记得自己只穿着19号比赛服参加过一次热身赛,对手是古巴,“我一直在下面做收腹跳,突然说让我上场,但是还没有19号的换人牌,所以举着一个1和一个9上去的。”

那是惠若琪在中国女排迈出的第一步。

2013年成为国手的刘晓彤,第一个拿到的号码是15号。

“当时是胡导给我们的号码,尽量和我们在地方队一致,我当时在北京队就是15号,到了国家队继续,这样不容易弄错。”刘晓彤说,“那是我第一件国家队的比赛服,又是熟悉的号码,特别开心。”

同样是2013年,参加完世青赛进入国家队的朱婷,在北京和刘晓彤相识。

因为只参加了一期集训的颜妮暂时离队,郎导把空出来的2号给了新来的朱婷。

“当时我就觉得给我的衣服都很大,后来才知道在我之前,妮姐是2号,衣服是按妮姐的尺寸来的。”回忆起六年前的情景,朱婷说,“到亚锦赛的时候,我的比赛服才合身了。”

策划|战袍不退役,数字有传承:讲述中国女排球衣号码背后的故事

和朱婷一样,袁心玥和张常宁从进入中国女排,一直没有换过号码。

“黄金一代”的杨昊也是,从2001年进入中国女排,一直都是3号。

“所以我特别喜欢3号,之前在辽宁队是17号,后来也改成了3号。生活中我也偏爱3,我买彩票必会选的就是3。”杨昊说。

策划|战袍不退役,数字有传承:讲述中国女排球衣号码背后的故事

王一梅2004年进队,陈导把张静离队后留下的1号给了大梅。

“2009年我们队调整号码,我从1号变成了10号,刚开始的时候我特别不习惯,训练时只要是按号码的我总错。”大梅说。

2013年,王一梅入选郎导全新组建的中国女排。

“郎导问我想要哪个号码,我选了9号,因为我刚开始打专业队就是9号,在辽宁队一直是9号。”大梅说,那是她职业生涯唯一一次自己选择号码,而1号和9号,代表了自己在辽宁队和国家队的两段历程,所以都是她的最爱。

策划|战袍不退役,数字有传承:讲述中国女排球衣号码背后的故事

关于女排号码的故事,精彩的还在后面。

“我爱女排”公众号版权所有
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
图片来自网络
阿里云服务器

编辑该文章

编辑该文章,必须放入您本人的支付宝或微信收款码,通过审核后可,如果浏览者觉得您写的不错了直接对您打赏

复制加密链接

This is a modal dialog!

邮箱

This is a modal dialog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