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鲁伊夫完美演绎全能足球,曾带领阿贾克斯“全攻全守”冠绝欧洲

荷兰,这个位于欧洲大陆西北部的低洼地区国家,在世界地图上虽是个小国,但若谈到足球,它却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足球巨人。若谈到荷兰,脑中就会联想到让人过目不忘的橙色球衣,会想到举世闻名的全能足球,更会浮现那无与伦比的克鲁伊夫(Johan Cruyff)。

克鲁伊夫完美演绎全能足球,曾带领阿贾克斯“全攻全守”冠绝欧洲

1947年,克鲁伊夫出生于荷兰阿姆斯特丹一个工人阶级的街区,临近阿贾克斯足球队的主场De Meer Stadium,他的母亲是阿贾克斯训练中心的清洁员工,父亲则是一名杂货店店主。从10岁起,克鲁伊夫就跟随阿贾克斯一起训练,父亲在他12岁时因心脏病发去世。克鲁伊夫自述他的生命轨迹被阿贾克斯定义了,从球场的草皮管理员到传奇教练米歇尔斯(Rinus Michels),他们不仅让他变成一名好的足球运动员,更教育他成为一个好人。

克鲁伊夫完美演绎全能足球,曾带领阿贾克斯“全攻全守”冠绝欧洲

1964年,17岁的克鲁伊夫进入了阿贾克斯一队,两年后他帮助球队拿下荷甲联赛冠军,这也是他生涯9座荷甲冠军中的第一座。克鲁伊夫是足球史上最优秀的球员之一,有足球历史作者曾这样说过:型塑现代荷兰的三大遗产:社会解放、对于运动中身体的美感鉴赏能力的提升,以及理智的经济个人主义,全都概括在了克鲁伊夫身上!

克鲁伊夫完美演绎全能足球,曾带领阿贾克斯“全攻全守”冠绝欧洲

克鲁伊夫具备超凡的平衡感,和卓越优雅的控球技巧,他的速度惊人(克鲁伊夫说那是因为他的大脑运转很快,知道什么时候要加速),可以做出让人目瞪口呆的冲刺、过人和转身。他似乎天生具备精确的几何与空间概念,使得他能够从各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射门,而且能够在传球时预见当下尚未出现的空档。

克鲁伊夫完美演绎全能足球,曾带领阿贾克斯“全攻全守”冠绝欧洲

体育记者David Miller说,克鲁伊夫是“穿着足球鞋的毕达哥拉斯(发现勾股定理的古希腊数学家)”。而作为一名团队成员,也是他展现超凡价值之处,他是场上的指挥官,当他没控球的时候,他会说话组织球队,引导队友跑位,调动所有人奔赴当下危机和机会的所在。

克鲁伊夫完美演绎全能足球,曾带领阿贾克斯“全攻全守”冠绝欧洲

而克鲁伊夫和阿贾克斯传奇教练米歇尔斯,更共同发展了举世闻名的“全能足球”。从1971到1973年,阿贾克斯连续三度在欧战赛场上夺冠,(分别击败了希腊帕纳辛纳科斯、意大利国际米兰和尤文图斯),他们不仅夺取胜利,还用一种前所未见的方式踢球。作家David Winner在1972年目睹了他支持的球队阿森纳对阵阿贾克斯的比赛,阿贾克斯踢的是一种美妙又昂首阔步的足球,他们以一种奇怪又令人困惑的方式在跑动与传球。渐渐地,你会发现一幅错综复杂而又迷人的图像。最终阿贾克斯以2:0击败阿森纳(David Winner承认,那场比赛阿贾克斯原本可以打进5个球以上)。当时的阿贾克斯似乎来自另一个时空,而那场比赛后,David Winner也变成了荷兰球迷。

克鲁伊夫完美演绎全能足球,曾带领阿贾克斯“全攻全守”冠绝欧洲

克鲁伊夫在荷兰足球的地位,非同凡响。

在60年代末期,阿贾克斯从4-2-4阵型改为4-3-3,从此成为了阿贾克斯体系的核心。在此核心中,每位球员都有专属的号码、位置和任务。其中最重要的创新在于,将这些位置想象成球员是流动网络中的节点,也就是说以球员当时在场上的位置,来决定他要扮演什么角色,而不是由赛前的劳动分工来决定。

克鲁伊夫完美演绎全能足球,曾带领阿贾克斯“全攻全守”冠绝欧洲

当他们进攻时,11个人同时进攻;防守时,11个人同时防守。他们将球传给在场上拥有最大空间的球员,因为拥有空间,才得以移动或取分。位置与功能的弹性,空间的延展与压缩,策略性地追求空间,这需要场上的每一个球员都具备全能的技术、战术与空间意识,以及快速转动的思维。

克鲁伊夫完美演绎全能足球,曾带领阿贾克斯“全攻全守”冠绝欧洲

英国著名记者Brian Glanville说“全能足球”这个词,本身就让人感到有些困惑与不精确,大体上来说,那是一种阿贾克斯连拿三次欧冠的踢法(当然,要不是1973年克鲁伊夫坚持要转会巴塞罗那,Glanville认为阿贾克斯的欧洲冠军还会继续拿下去),那是一种场上“任何人可做任何事”的足球,前锋可以变后卫,后卫也可以变前锋,多才多艺。

克鲁伊夫完美演绎全能足球,曾带领阿贾克斯“全攻全守”冠绝欧洲

克鲁伊夫的位置是进攻中场,但他跑动的位置却遍布全场,队友也随着他灵活地变化着自己的场上位置,但球队阵型并没有产生混乱。作家Nicky Hornby在书中简明扼要地说:“在1972-1973赛季一开始,有超过一半的比赛都在踢Total Football(全攻全守的足球),防守球员必须要能进攻,进攻球员必须能在中场踢球,那是足球的后现代版,深受知识份子欢迎……”

克鲁伊夫完美演绎全能足球,曾带领阿贾克斯“全攻全守”冠绝欧洲

而1974年的世界杯,我们将看到全能足球的彻底展示。

世界杯决赛,荷兰对阵西德,克鲁伊夫对上贝肯鲍尔(其实,德国足球皇帝也踢全能足球,不过其他队友不是,而在场上他被称为自由人)。荷兰拥有想象力,而西德拥有主场优势。决赛才刚开始几十秒,德国球员脚下还没碰到一脚皮球,球来到克鲁伊夫脚下,他开始加速,假动作晃过了福格茨,随后在禁区内被赫内斯绊倒,裁判判罚点球,荷兰1-0领先!后来Glanville说这个点球对荷兰是个有毒的礼物,因为早早领先的荷兰队,心态似乎起了变化,他们放松了下来,开始利用技术优势,即兴地连续横传(不禁让人联想起2012年拿下欧洲杯后的西班牙),没想到却被西德连进两球逆转了战局,也输掉了世界杯冠军。

克鲁伊夫完美演绎全能足球,曾带领阿贾克斯“全攻全守”冠绝欧洲

正如贝肯鲍尔总结说:“先丢球对我们是好事,荷兰人领先后就放松,而一旦你松开了油门,想再找回那股劲是很难的。”

而从1974年以后,我们接连看了很多支不同年代的荷兰国家队比赛,几乎都是沿袭着1974年那支荷兰队的风格,包括他们的场上技巧。这不禁让人想问,是什么因素让荷兰(而非其他国家)可以踢全能足球?为什么荷兰足球是如此与众不同?

克鲁伊夫完美演绎全能足球,曾带领阿贾克斯“全攻全守”冠绝欧洲

这些问题的答案,也许我们在有生之年也不会找到,因为,“全能足球”的理念从出现到现在,一直对足球的发展有着深刻的影响,将来也会。

本文作者:大渣战术讲解

阿里云服务器

编辑该文章

编辑该文章,必须放入您本人的支付宝或微信收款码,通过审核后可,如果浏览者觉得您写的不错了直接对您打赏

复制加密链接

This is a modal dialog!

邮箱

This is a modal dialog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