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原创 | 书影君

第91届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《徒手攀岩》,讲述了美国顶级攀岩选手艾利克斯,徒手无防护攀登美国加州优胜美地国家公园最著名的景点之一——伊尔酋长岩(El Capitan)的故事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《徒手攀岩》海报

这部纪录片大获成功,就因为它向观众展示了一场没有退路的挑战,以及一个在自我封闭世界中,努力追求极限纪录的挑战者,那孤独又丰富的内心世界。

一、要么大获全胜,要么满盘皆输

艾利克斯是美国加州人,1985年出生,是世界攀岩界大神级的传奇人物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19岁父亲去世后,已经从事攀岩运动多年的艾利克斯,从加州伯克利大学退学,开着家中一辆货车四处游荡,寻找一切值得挑战的岩石进行攀爬。

《徒手攀岩》这部纪录片拍摄两年,全片长100分钟,只有最后13分钟展现了艾利克斯整个攀爬的过程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而其余87分钟,都是在记录艾利克斯与拍摄团队一起规划路线、制定计划、前期训练、受伤治疗等等过程。

为了攀爬这座伊尔酋长岩,艾利克斯准备了8年,而最终攀爬成功的时间,却只用了3小时58分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要知道,在1958年沃伦·哈丁第一次攀爬成功,用了整整46天时间。

这部纪录片之所以感人,除却艾利克斯徒手攀爬3000英尺(约900米)伊尔酋长岩的勇敢之外,挑战失败后的严重后果,也是使观众最为揪心的原因。

你可以想象一下,一个人毫无防护地攀爬在高达上千米、几乎光滑平直的陡峭岩壁上,回头就是万丈深渊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而他的手脚只能在每一处只有几毫米的凸起处扣紧、踩牢,甚至完全依靠摩擦力来在岩石的缝隙间缓慢向上移动。

风力、疏松的碎石、手滑、恐惧等等等等,任何一个意外或闪失,即会令艾利克斯坠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什么样的人,才会对这样的冒险充满着迷恋?

我们每一个人,人生中都会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挑战。比如我,成长到现在,最大的挑战就是参加司法考试和跑马拉松了。

前者一度被称为"天下第一考",以考察的知识庞杂、考试通过率极低而著称。后者因42.195公里的超长比赛距离,被称为"极限耐力运动"。

所以我理解,一个人认定目标后努力奋斗的精神,是多么令人钦佩。

但与艾利克斯的这项挑战不同,许多种类的人生挑战,至少失败的后果不严重。

考试不通过,大不了第二年再经过一轮魔鬼复习。马拉松没有跑完全程而弃赛,大不了充分休息和训练后接着再来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但艾利克斯的徒手攀岩挑战不同,他选择的是Free Solo(无保护攀岩)。

也就是说,在陡峭光滑的千米高的岩石之上,稍有不慎,艾利克斯将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他是在用生命来进行挑战。

二、超乎常人的毅力之源,究竟来自何方

艾利克斯一直离群索居地住在一辆货车内,独自生活与训练。

尽管艾利克斯有各种赞助,收入不菲,但他对物质生活的要求极低,还是一个素食主义者。

艾利克斯建立了一个基金会,每年会把收入的三分之一捐给基金会,以资助一些极度贫困的国家和地区,用以改善那里人们的居住条件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对于艾利克斯而言,这项运动虽然极度危险,但只要细心准备,风险还是可控的。

他说,"总有一些东西会给你自信,有时候是良好的感觉,有时候则是充分的准备和训练。我没有在任何我觉得重要的事情上妥协过!"

医生曾经对艾利克斯的大脑进行过核磁成像扫描,研究发现,他大脑中杏仁核区域,对外界的刺激异常迟钝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所以对一切能引起危险、恐惧、厌恶反应的外界刺激,艾利克斯都不敏感。

这也是他在挑战极限时,可以克服内心恐惧、超乎常人冷静的主要原因。

当艾利克斯攀爬成功之后,并没有悲喜交加、痛哭流涕到情绪失控。

即使他打给女朋友的电话中,也是语气平淡地说,"导演让我此时哭一下,影片效果会更好,可是我并不想哭。"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当导演问他终于挑战成功之后想做什么时,艾利克斯淡淡地说,"下午继续训练吧!"

三、当职业与情感发生冲突时

艾利克斯身边以亚裔美籍导演金国威(Jimmy Chin)为首的拍摄团队,同时也是一群专业攀岩运动员。

其中导演金是一个知名户外摄影师,尤其擅长攀登运动,他是与艾利克斯合作十几年的老朋友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导演金(左)与艾利克斯

拍摄者们需要在安全绳的保护下,与艾利克斯在同等高度和难度的陡峭光滑的岩石壁上进行拍摄。

在对工作专业性的不懈追求中,他们也一度对自己工作的性质和意义充满了怀疑。

他们不明白,自己到底是在记录一个人的毅力和勇气,还是在记录一个专业运动员生命的最后一刻?

这种工作中专业要求与道德情感的冲突,时刻都在折磨着拍摄者们,他们必须提前做好艾利克斯随时死亡的心理准备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他们将拍摄位置选在尽量不干扰艾利克斯攀爬的角落,一个在地面拍摄的成员,在艾利克斯攀爬到最危险的地段时,甚至不敢再看镜头,痛苦地扭过了头。

艾利克斯的偶像兼好朋友,同样是顶尖攀岩高手的汤米(Tommy Caldwell),他曾经第一次攀爬上著名的"黎明墙",还有一部纪录片《黎明墙》来拍摄汤米的创举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艾利克斯与偶像汤米(右)

但汤米的挑战,是在有防护绳的保护之下进行的。

汤米虽然佩服艾利克斯的挑战勇气,但他对导演表示,他不会像艾利克斯这样冒险的。

四、原生家庭对个体性格形成的影响

纪录片中有一些关于艾利克斯回忆自己的原生家庭的片段,以及后期艾利克斯女友桑尼相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。

由此我想到了原生家庭对于一个人性格的形成,起着多么重要的作用。

从片中艾利克斯的自述中,我知道他从小便性格孤僻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艾利克斯一家

带他进入攀岩世界的父亲,在艾利克斯19岁时去世,而母亲在他的记忆中,从来没有对他的行为进行过任何肯定性评价。

艾利克斯的母亲常说的一句话是"几乎做到不算做到",这种对艾利克斯的苛求,造成了他性格上的极度自卑。

艾利克斯说,正是这种无止境地自我厌恶心态,成为他在攀岩运动中永不停止地追求极限顶峰的动力。

艾利克斯在抱着汤米幼小的孩子时,笑着对导演金说,"在我性格成型的关键时期,家人没有拥抱过我,在23岁时,我得自己学会去拥抱。"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艾利克斯与女友桑尼

女友桑尼说,在对他人表达感情这件事上,艾利克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艾利克斯与女友桑尼相识于一次新书发布会上,桑尼主动给艾利克斯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。

桑尼陪艾利克斯住在货车上,但终归向往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家。

片中,一次艾利克斯陪桑尼看房子,当桑尼满心欢喜地给未来的家布局谋划时,艾利克斯则一脸茫然。

桑尼拿着尺子费力地量着各种尺寸时,艾利克斯也是木然地站在一旁,甚至不知道走过去帮女友一把。

这次看房之旅,桑尼很生气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艾利克斯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极限运动世界中,对于他来讲,过于亲密的感情,都有可能对他的挑战造成影响。

毕竟,那是一个需要投入十二分的注意力和万分的努力,才可能万无一失的挑战啊。

他所作的事情,只有失败和成功两种结局。

成功,只不过在他无数次记录中再添一项,而失败,则一切完结,彻底清零。

艾利克斯与女朋友桑尼的关系,也是片中争议最大的一部分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艾利克斯这样顶级的攀岩选手,个人世界里已经容不下其他任何与训练无关的东西。所以亲人、恋人之类具有亲密关系的人,在他内心世界里的地位异常模糊。

或许可以这样理解,艾利克斯的女朋友桑尼,只是他与外部真实世界连接的纽带。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艾利克斯的内心世界,是一个封闭且丰富的世界。童年家庭生活的不幸,造就了他内心孤僻的性格,但在徒手攀岩这种孤独者的游戏中,他找到了生命的乐趣与意义。

在追求达到极致的道路上,孤独,就是艾利克斯们注定的命运。美国作家娜塔莉·戈德堡在她畅销30年的著作《写出我心》一书中曾说过,"任何事情,一旦你投入全副身心,就注定是一场孤独的旅程。"

奥斯卡最佳纪录片《徒手攀岩》:一场向死而生的伟大挑战!

所谓"高处不胜寒"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!

我们每一个人,都有自己努力攀爬的人生高峰。

尽管高度不同,难度各异,但以艾利克斯为代表的这种永不言败、坚毅执着的精神,是人类历史之所以不断进化的关键因素。

也是每一个曾经努力坚持过的人,共同拥有的高贵品格!

阿里云服务器

编辑该文章

编辑该文章,必须放入您本人的支付宝或微信收款码,通过审核后可,如果浏览者觉得您写的不错了直接对您打赏

复制加密链接

This is a modal dialog!

邮箱

This is a modal dialog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