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种罪名,叫“破坏他人的与众不同罪”

有个留法学生是个球迷,欧洲联赛期间正值紧张的备考,没有时间看现场电视转播,他请同学从电视上录制比赛实况等考试后观看。为了模拟现场首播的观看效果,他采取了极为严密的防范措施:比赛期间远离有电视、报纸、可能有人议论球赛的地方,与同学约定不在他面前谈论赛事,几天里都戴着耳塞。在观看球赛录像之前,他不允许眼睛和耳朵接收任何有关赛事信息。正当他考完试,兴高采烈准备看球赛录像的时候,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同学偷偷溜到他身后,猛地拔掉他的耳塞,大声说出了比赛结果。这个球迷学生简直要崩溃了,他非常生气,后果极为严重,把同学告上了法庭。法庭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案例,引经据典地研究讨论,最后判定他的同学有罪,罪名为破坏他人与众不同罪

有一种罪名,叫“破坏他人的与众不同罪”

看球赛不是看输赢

同学的恶作剧上升到犯罪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?我支持有罪说是缘于巴尔扎克在《幻灭》中关于领座员一职业的介绍:当你去剧院看戏,有人提供把你引领到座位上去的有偿服务,如果你说,这个剧院我来过八百遍,闭着眼睛都能找到自己的座位,领座员就会平静地告诉你,谁和谁结婚了或哪一方取得了胜利,这是本场戏剧结局。这种殷勤对看客造成的损失不仅是戏票钱,而是摧毁了看客享受一场演出的兴致和热情。直觉告诉我售票员的职业有罪,他用揭穿戏剧结局的办法威胁看客,敲诈观众的钱财。球迷同学的恶作剧尽管不存在金钱目的,但对造成的伤害比看客被告知戏剧结局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有一种罪名,叫“破坏他人的与众不同罪”

剧透的结果是灾难性的

说看戏就是为了知道结局,看球就是为了知道输赢的结论是荒谬的。如果仅想知道故事的结局和比赛的输赢,没有必要去看戏和看球,那种需求不过是两句话而已,这种人远远不是戏迷和球迷,相反,他们对戏剧和球赛漠不关心、毫无感觉。这个道理尽管非常简单,可是在读书和学习中,类似的现象却较为普遍,影响也深远,这就是把真知庸俗化。

自然科学庸俗化的结果,是著名的科普读物《十万个为什么》,或小学的自然常识。把科学文化知识进行大而化之、一言以蔽之的方式处理,编辑成通俗易懂图书、摘要、小人书、顺口溜、宣传画、电视片,对普及科学文化知识,破除封建迷信发挥过重大作用,现在四十岁上下的人或多或少都曾经历过这种教育的熏陶,并据此建立了对自然万物最基本的见解和认识。这种方式一方面是特定历史时期的选择(比如扫盲),另一方面是对少年儿童的因材施教。如果一直停留到这一阶段的认识水平,必然要养成真知庸俗化的习惯,甚至是盲目自大。

有一种罪名,叫“破坏他人的与众不同罪”

《放牛班的春天》剧照

比如,音乐有什么?七个数字而已;画画算什么?三种颜色而已。多年前,曾有人我电脑的构造,我回答控制器、运算器和存储器,人家说不对,电脑是由主机箱显示器和键盘构成的(那时的电脑没有鼠标),我还真没法反驳,其实对于电脑基本结构和工作原理我也是一头雾水,知道的不过是这几个概念而已,但它毕竟更接近真实了。关于世界的起源,几千年来被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概括,在没有被可靠的知识证明以前,在大脑没经过科学训练以前,人们又能说什么呢?

有一种把阅读和写作庸俗化的见解,有人很精辟地概括道,天下文章一大抄,这个结论引导学生纷纷预备了精致的小本子,大段抄写名言警句、华美段落。作文里到处安插着俗话说、古人云、谁谁教导我们说,似乎抬出名人做后盾,文章便有了说服力。这种训练的成果,是从娃娃抓起,培养了拉大旗扯虎皮的作风。说天下文章一大抄,原有它合理性的一面,那是建立在对引文深入理解的基础上的,是对前人探索成果的消化吸收和二次创造,是鉴赏力和材料组织能力的体现。

有一种罪名,叫“破坏他人的与众不同罪”

《读者》的巨大成功并不是因为摘抄

假如有人偏要抬杠说,所有文章都抄自《新华字典》,因为文章里任何一个字都能在《新华字典》里找到出处,对他有什么话可说呢?如果确实想弄清楚“抄”与鉴赏力的密切关系,去读《古文观止》吧,它问世后成为最广为人知、最有影响的古文选本,其流行性权威性至今难以动摇。如此巨大成就的一本书,作者的贡献是什么呢?是选择前人所作222篇文章汇集一册,能说这是抄吗?那是通晓浩如烟海的古籍后,经过对比和遴选形成的选本,达到了尽善尽美、无以超越的境界。天下文章一大抄的抄,浓缩了对原有知识的理解水平和鉴赏能力,简单地按字面解释成抄袭是很庸俗的。

有一种罪名,叫“破坏他人的与众不同罪”

本文所有的文字都抄自字典

有作文辅导班教导孩子记叙文的写作诀窍,可以归纳为三段:小时候……到后来……长大后……,听小孩子学回了样一个写作公式,赶紧补救,选不同风格的文学作品,让孩子增加阅读量。

把知识庸俗化,助长的是大而化之、不求甚解的风气,遗害不浅。知道戏剧的结局和球赛结果,我们对戏剧和球赛掌握了多少知识呢?一篇文章被简化为故事梗概、内容提要、标语口号,这样倒底有什么好处呢?

有一种罪名,叫“破坏他人的与众不同罪”

标语口号的武断性

看球的魅力是过程,看戏的魅力也是过程。在这个专心投入的过程中,观众把自己投射到运动员或剧中人身上,切身体会紧张刺激、恩怨情仇,扩展人生体验。读书和写作的时间可以按个人意愿无限延长,个人完全把握节奏和进度,是比看球赛、戏剧、电影更深的人生扩展体验,这个体验关键在过程,而不是结果。

在读书和写作中过于关注结果,结果是把知识庸俗化,把自己庸俗化,是对自己犯了“破坏自己的与众不同罪”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沉浸式阅读,深度思考是必要的,是在避免犯“破坏自己的与众不同罪”。

有一种罪名,叫“破坏他人的与众不同罪”

保护自己的与众不同

阿里云服务器

编辑该文章

编辑该文章,必须放入您本人的支付宝或微信收款码,通过审核后可,如果浏览者觉得您写的不错了直接对您打赏

复制加密链接

This is a modal dialog!

邮箱

This is a modal dialog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