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量泡沫阶段过去,谁能扛起国漫未来的大旗?

2018年不是IP遇冷,而是IP开发进入下半场,从看人气转向看口碑,从粗放式开发转向精品化开发,从内容融合迈向产业生态融合。

刺猬公社 | 赵思强

13、28、31,这是近三年,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动漫业务部总经理邹正宇在腾讯UP新文创生态大会上的演讲时长,最短的13分钟,属于刚刚结束的2019年大会,没有新项目公布,没有合作方上台,只有邹正宇穿着和去年一样的衣服,分享“腾讯动漫关于IP、文化的一些思考。”

去年一年,动漫行业进入了去泡沫化、调整产业结构的阶段,虽然不是什么科学的方法,但演讲时长的缩短,也可以视作是对动漫行业目前发展现状的映射,也就是到了重新调整的阶段。

流量泡沫阶段过去,谁能扛起国漫未来的大旗?

邹正宇也在会后的群访中表示,去年无论是游戏、影视还是动漫都处于调整期。“过去几年,动漫行业发展很快,有很多的东西推动,做了很多的加速行为,不可避免,会有一些泡沫进来。”

2017年,邹正宇公布的动漫市场用户规模是3.1亿,到了2019年,这个数据是“接近3.5亿”,也就是说近三年的增长率为12%,而在2016年一年,这个数字是15%。

这其实是一个正常现象,一方面和目前国内动漫的用户群年龄构成有关,在国内,动漫还无法达到全年龄层消费,主要用户仍是90、00后,但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讲,动漫已经融入他们的日常生活,三年过去,能覆盖的人群基本已经全部覆盖,流量增长自然下降。

另一方面就是动漫平台能靠“流量作品”拉新的阶段已经过去,大量同质化内容充斥平台之后,用户自然会对内容提出更高的要求。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也在此次大会上表示,“2018年不是IP遇冷,而是IP开发进入下半场,从看人气转向看口碑,从粗放式开发转向精品化开发,从内容融合迈向产业生态融合。”

流量泡沫阶段过去,谁能扛起国漫未来的大旗?

“无论在行业维度,还是在用户层面,大家越来越认同优质内容能够产生直接的价值。”邹正宇说。但是好内容的培育需要时间,当行业的泡沫被慢慢抹除,好的内容又没能快速弥补这处空缺,整体流量下降是无法避免的。

一位行业从业者对刺猬公社说,国内漫画平台相较网文平台做得不太好的一点是,没有在拉新的过程中同步进行用户付费行为教育,而是等到了今年去泡沫化时才开始,这就必然导致行业收缩。

而且目前动漫行业,也在等待一个国民级的爆款出现,近三年的大会上,《狐妖小红娘》和《一人之下》两部作品一直被反复提到,作为平台的头部作品,有更多的资源支持,充分发挥出IP的价值是理所当然,但如果长时间没有能够接班的新一代头部内容,可能要认真反思是否在内容生产上出了什么问题。

一个IP的生命周期是有限的,《一人之下》的游戏化已经连续说了三年,但至今仍未公测上线,很多评论忧心忡忡:等游戏上的时候,这个动漫都凉了。

流量泡沫阶段过去,谁能扛起国漫未来的大旗?

上届大会,吴文辉还提到2017年阅文有11部自制动漫开播,其中《斗破苍穹》和《全职高手》分别是2017年国产3D动画、2D动画的播放量第一。但是到了2018年,吴文辉提到的文学IP改编动画,就只有《全职高手》的动画大电影。

这些问题腾讯动漫应该也有所认识,所以才开始不断地在各个内容领域做出尝试,希望能够打磨出更多的优质作品,去年,腾讯动漫将品牌理念升级成“遇见不一样的世界”,并公布了多项内容计划,以实现用不同动漫作品帮助用户前往不同世界的愿景。和敦煌研究院合作,与金庸合作,与电竞合作,与明星合作,多点开花,也恰好对应上了2019年腾讯UP大会的主题:一花一世界。

从去年一年的成绩来看,确实取得一些效果。《故宫回声》《风起鸣沙-敦煌曲》《女九段》以及根据金庸作品改编的《天龙八部》《射雕英雄传》等7部传统文化作品,在腾讯平台总人气超过10亿;游戏、电竞、偶像明星等一系列漫画也都出现了热门作品,例如根据新《流星花园》四位男主做的真人改编的漫画《我的1/4男友》的人气超过23亿。

流量泡沫阶段过去,谁能扛起国漫未来的大旗?

但这还仅仅是个开始,腾讯动漫作为头部平台,对一部作品的赋能肯定还远不止此,如何让这些内容跨出原本的圈层,渗透到更大众的人群,需要更长时间的运营。今年,腾讯动漫还表示,将会在科幻门类做更多尝试。

调整还体现在投资上。在2018年,腾讯在动漫领域的投资也不像前一年那样大手笔,邹正宇对此解释道,过去一段时间,腾讯动漫花了很多精力,帮助已投的动画企业提升业务能力,帮助好的作品做商业化、市场化的运营。

去年10月,腾讯整体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,腾讯动漫和其他IP内容业务,包括腾讯视频、腾讯体育、腾讯影业等一同并入新成立的PCG(平台与内容事业群),邹正宇说,这次架构调整,让腾讯系内容生态内平台间互相联手的机会变得更多,腾讯动漫产出的优质内容会借助事业群内所有的大众渠道进行分发,这是腾讯动漫进行IP打造的重要优势。

流量泡沫阶段过去,谁能扛起国漫未来的大旗?

而且为了更好地配合动漫内容大生态信息流、长视频、短视频平台上的传播,腾讯动漫在今年启用了过去就已经存在的动态漫画,并且将其改造成“漫动画”。

“技术发展推动了内容形态,也改变了用户习惯,很多九五、零零后的年轻用户越来越喜欢轻量化的内容,比如现在的短视频。这对动漫产业也提出了新的要求。”邹正宇说,漫动画就是为了满足这样的轻量化内容需求。

年初,腾讯动漫开设了“漫动画”频道,上线了《19天》《狐妖小红娘》《小绿和小蓝》等多部动态漫画作品,总播放量超过四亿,其中有超过一半用户是来自于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内的QQ看点、微视等信息流与短视频平台,以及腾讯视频的动漫频道、及腾讯动漫自身等二次元内容平台。

在行业收缩的情况下,漫动画,或者说动态漫画成了目前平台所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流量增长点,而且在刺猬公社的文章《二次元走向短视频,2019年动态漫画会迎来爆发吗?》中也有提到,漫动画这种形式能帮助漫画作品在视频渠道有更多的曝光,拓展作品所触达的阶层。这对加速平台漫画内容的IP开发,也有重要的推动作用。

流量泡沫阶段过去,谁能扛起国漫未来的大旗?

“漫动画更重要就是可以帮助越来越多的漫画作品用成本更低、速度更快的方式进入到大众领域,让它们有机会曝光,获得更多用户的喜欢,从而有更多未来发展的空间。”邹正宇说。

从目前行业现状来讲,邹正宇的发言时间缩短可以理解,但如果接下来的一年,腾讯动漫这样的头部平台不能带领行业找到新的解决方案,等到明年也许就没人笑得出来了。

阿里云服务器

编辑该文章

编辑该文章,必须放入您本人的支付宝或微信收款码,通过审核后可,如果浏览者觉得您写的不错了直接对您打赏

复制加密链接

This is a modal dialog!

邮箱

This is a modal dialog!